提升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提升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思念下雪的日子

发布时间:2020-07-13 13:23:44 阅读: 来源:提升机厂家

马建宇

冬天最美的当属满眼皆白的雪景。然而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在我居住的这个小城里,已经不再有真正的雪了。

前些天,气象部门说气温要骤降,政府则通知人们要做好御寒准备,仿佛真要下雪了。果然,某个时辰天上断断续续地飘起了雪花,县城周围的山上似乎也白了起来,一些少男少女们不禁惊呼雀跃:“下雪了!下雪了!”看着他们的样子,我不禁想:这也叫雪?

的确,假若时光倒转十几年,这样的雪可真不叫雪!那时候,在我的家乡凉水埠,一到“冬至”,某个下午突然刮起北风,气温骤降,天色昏黄,不一会儿,就有豌豆大小的冰雹在瓦上脆响,紧接着,一丝丝、一片片如鹅毛、柳絮般的雪绒花飘了下来。庄户人家赶紧将猪赶进圈,将牛拴进栏,将猪圈牛栏的缝隙塞实了,铺了厚厚的干草,再将房屋的门窗闭严,一家人像归巢的鸟静悄悄地躲在小屋里,一任屋外的雪花一阵比一阵紧,一阵比一阵密地飘着。第二天早晨一觉醒来,庄户人家打开大门,寒风裹着雪团“嗖”地扑进屋里,主人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哇!好大的雪!只一夜功夫,院子里,柴垛上,草堆上,树枝上,远近的田野、山坡上,到处白茫茫一片!路上绝了人迹。乡亲们窝在屋子里,心里暗自高兴:瑞雪兆丰年。

趁着雪天,勤快的庄稼汉在家里忙开了,有的抱来稻草,坐在矮凳上,一股一股地搓着草绳;有的抱来蓑草,搬来蓑凳,在堂屋里摆开了织蓑衣的架式,一件蓑衣织下来约莫一个时辰,除自用外,剩下的来年春耕挑到集上去卖,是一笔补贴家用的收入。妇人呢,更闲不下,她们端来针线笸箩,翻出破衣烂裳和穿帮露底的鞋袜,该缝的缝,该补的补。媳妇小姑凑在一起,头挨头,肩并肩,同一面窗,共一盏灯,飞针走线,活计不停,嘴里絮语叨叨,笑声格格。最是那刚有了心上人的妙龄女子,更不愿错过这下雪的日子,避开爹娘,躲进闺房,从箱底柜角里找出平日珍藏的五彩丝线和绣具,用沾了皂香的纤手和含了蜜意的相思,一针一线,在洁白的丝绢上绣着“并蒂莲花”,在崭新的枕套被面上绣着“龙凤呈祥”、“鱼水情深”,在喷香的锦囊上绣着“红梅映雪”,在针脚细密的情郎鞋垫上绣着“一帆风顺”……绣着绣着,将一缕缕情思和殷殷的憧憬化作一幅幅美丽的图案,窗外的风雪也仿佛为她喝彩,她巴不得这雪下个十天半月才好呢!

一到夜晚,乡亲们就串起门来,围在用松树蔸、干片柴烧着的火堆旁,喝着用铁鼎罐烧水煮成的香茶,听着似乎是秀才一类的老人讲的《封神榜》、《七侠五义》、《薛仁贵征东》、《薛丁山征西》、《薛刚反唐》……红红的炭火烤得他们身冒热气,面放红光,有的人干脆甩掉老棉袄,光着膀子蹲在旺火边,支着耳朵,静静地听着,更有勤劳者一边用薄薄的篾片飞快地编着箩筐、簸箕之类的东西,一边慢慢地听着这些“陈谷子烂芝麻”的故事,而像我这样一群刚进学校的少年则听得如醉如痴,如幻如梦。一时间哄堂大笑声、扼腕叹息声等充满了这暖暖的冬夜。好客的女主人则不停地来往于厨房、卧室与堂屋之间,一会儿帮大伙儿添茶,一会儿往柴火烘着的铁鼎罐里灌水,一会儿替上了年纪的爷们儿递烟袋、装旱烟。鼎罐里的茶水喝完了,接着炒花生,花生吃完了,接着炒蚕豆。花生、蚕豆都炒完了,有好逞能的年轻后生一阵风似的出了门,一袋烟的功夫就提了一只冻僵的野兔或两只斑鸠进来。原来大雪封山多日,野兔、斑鸠们已冻饿而死!说书者、围坐者除了有吸引人的故事外,还有那道香气四溢的“好菜”正在鼎罐里烹着。多惬意!

倘若你要想独自享受雪景,可以走出户外看皎洁月光下那一片银色世界。空旷的原野上一片洁白,空气中弥漫着湿润而清冽的气息。吸进肺腑,胸腔里回荡着一丝凉爽的惬意。月悬中天,月光也是清冷的,汩汩地泻在雪野上,营造出一片朦胧。夜很静,没有一点儿声息,只有脚下嘎吱嘎吱的声响弄出些十分好听的节奏,让人感觉到生命的存在。不问走向哪里,不问走到何时,也不问走到何处,只是默默地品尝着自己的足音,品尝着那一份难得的孤独。这是透明的、空灵的、毫无纤尘的世界,一个神话般的世界。

长长的飘着大雪的日子就这样过去了。遗憾的是,如今再也没有这样的雪了,野兔、斑鸠也早已成了罕物,那梦一般的陈年故事已被电视所代替,就连宁静的雪夜也被那香车美女、兄弟干杯一类的嘈杂所取代。

鲜活的日子一幕一幕浮现在眼前,温暖着风雨之后的生活……

邯郸订做西服

湘潭制作工作服

建德工服订制

宜春定制西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