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升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提升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枪案死者为人懦弱庆安火车站枪案真相袍网

发布时间:2019-11-22 18:13:36 阅读: 来源:提升机厂家

枪案死者为人懦弱 庆安火车站枪案真相

枪案死者为人懦弱 庆安火车站枪案真相 监控视频中可以清晰地看到徐纯合将女儿抓起掷向民警,重重摔在地上。据警方介绍,女童是徐纯合的孩子,民警出现场之前并未看到徐纯合的母亲与三个孩子,以为他抓来的是其他乘客的孩子。据目击者的说法,当天徐纯合身上的酒味儿非常大,“眼珠子通红”。

徐纯合曾说“谁抢到枪是谁的”,在民警口头警告无效的情况下,民警手背又已受伤,如果枪被当事男子抢走,后果不堪设想。据介绍,执勤民警开枪将徐纯合击倒,子弹对胸部造成贯穿伤,并迅速通知120,120人员到场后确认其死亡。

记者从公安部获悉,针对舆论关注的哈尔滨铁路公安处庆安站派出所民警开枪击毙涉嫌暴力袭警的徐纯合事件,公安部和铁路总公司领导高度重视,立即责成铁路公安机关全面开展调查,回应社会关切。铁路公安局迅速组成由局领导带队的工作组赶赴庆安开展调查处置等工作,检察机关已于第一时间介入调查。

公安机关人民警察佩带使用枪支有明确法律规定,对民警是否属于依法开枪情况的调查认定需要一个过程。连日来,工作组和检察机关调取了事件现场全部视频资料,走访了数十名旅客和群众,获取了大量证人证言材料。目前,相关调查工作正在加紧进行,调查结果将尽快对外公布。据新华社电

[1][2]下一页

回应

庆安信访局:没有徐家人上访记录

5月2日中午,在哈尔滨铁路局管内庆安站候车室,庆安县农民徐纯合与庆安火车站派出所民警发生冲突后,被民警开枪击倒,当场身亡。通过多日走访,新京报记者获悉,至少从2011年起,被枪击者徐纯合的母亲带着三个孙子、孙女开始乞讨,先后被伊春市铁力市、大连、北京等多地救助部门送回原籍。按照庆安县政府部门的说法,徐纯合及其家人并没有上访记录。徐纯合及其家人并非网络流传的上访户。

“庆安枪击案”发生后,网络流传徐纯合母子及其三个孩子经常上访。有媒体报道,事发当日,因车站安检人员认出这对上访母子,担心其上访而不让他们上车。

徐纯合所属的庆安县丰收乡民政助理董春雨称,徐家人没有来过乡政府就任何问题上访,“徐纯合来过乡政府3、4次,但都是因为低保存折丢失,过来补办。”

12日下午,庆安县信访局相关负责人介绍,根据信访记录,庆安县信访局没有徐家人的上访记录。“他们也没有去过省、市信访部门,如果到省、市信访部门上访,我们会接到要求接人的电话。”

因为乞讨后被救助,庆安县信访局曾接到过两次来自北京的电话,要求接徐纯合母亲权玉顺及三个孩子回庆安。

按庆安县信访局记录,去年11月份左右,权玉顺带着三个孩子在北京乞讨,引起多人围观,北京相关部门通知了庆安驻京信访办,庆安县信访局派人与徐纯合所在村子的村干部,一起将他们接回了庆安。

第二次是在今年2月18日,农历除夕,国家民政部打来电话,称权玉顺带着三个孩子在民政部,“大过年的,老人领着孩子在北京,说想让孩子进福利院,为啥不让去?”上述信访局负责人称,民政部一位处长在电话中发了脾气。

庆安调查后认为,三个孩子并不符合进福利院的条件:他的父亲徐纯合健在且有劳动能力。

庆安县信访局上述负责人称,尽管接到了来自北京的电话,也协调或派人去接权玉顺及家人回庆安,但这并不是他们的职责范围,“他们是因为乞讨而被救助。”

根据庆安县信访局、丰收乡民政部门及丰满村支书王淑华的说法,权玉顺带着三个孩子去外地乞讨,如果被相关部门询问,即称因为想送孩子进福利院而上访。

徐纯合的堂哥徐纯智也坚称,老人只是带着孩子乞讨,从不上访。

综合徐纯合家属、村支书王淑华、丰收乡民政干部的说法,权玉顺带着三个孩子至少在2011年开始乞讨,当年,他们被铁力市救助站送回庆安;之后在庆安县步行街、客运站等地方乞讨;2014年夏天,两次到大连乞讨;去年11月份及今年2月份进京乞讨。先后被上述地方的救助站送回或要求庆安接走。上一页[1][2]

手工旗袍订做厂家

夏季旗袍设计

手工旗袍制作厂家

崇文区旗袍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