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升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提升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揭秘张献忠宝藏在水底10米处有30亿银元宝

发布时间:2021-01-05 15:17:47 阅读: 来源:提升机厂家

揭秘张献忠宝藏:在水底10米处 有30亿银元宝

“石龙对石虎,银子万万五。有人识得破,买尽成都府。”这首古老歌谣,被认定是破解张献忠藏宝之地的“密咒”,在成都流传了300多年。1646年,张献忠身亡后,将劫来的金银财宝藏在成都附近某处,以石龙和石虎作为暗记。

张献忠身材魁梧,面色微黄,留着长胡子,人称“黄虎”。1643年,攻下武昌后称帝。次年,张献忠带兵入川,干了两件留下恶名的事,一是杀人,二是掠财。清人《蜀龟鉴》记载,张献忠从富商大贾处掠取的钱财,少则数千两黄金,多则上万,拿到钱后还会杀人灭口。

同时,他还对抢掠的财产进行控制,立下规矩:部下若私藏金银一两,斩全家;藏十两,本人剥皮,斩全家。如此一来,整个四川之财尽归张献忠一人。据史书记载,崇祯皇帝和他相比也只能算是“小户”。

他曾在成都举办斗宝大会,炫耀自己的富有:24间屋子摆满奇珍异宝、金锭银锭,令人瞠目结舌。有历史学家粗略估算了一下,按明末一两白银折合现在的300元人民币计算,在那个年代,他拥有相当于30亿元人民币的财富。

1646年,张献忠被清军射死在凤凰山(今四川南溪县北)。他的巨额财宝竟和他一同消逝。据《明史》记载,张献忠在撤离成都前,让部下在锦江筑堤,抽干江水,挖出数三丈深的大坑,将财宝全数倾倒其中,再重新决堤放水,以此掩人耳目。

当地还有一个传说:张献忠兵败成都时,十几艘大船沿江顺流而下。清军知道张献忠有大量金银要运走,于是将其拦截,当他们登上张献忠的大船,却发现装的全是石块。这无疑是张献忠使出的障眼法,真正的财宝早就沉于锦江之中,地点就在江口附近。

无论正史、野史,都介绍了“江口沉银”。2014年,有人在附近江中挖出一只12斤重的黄金盘;2015年,彭山区发现了江口石龙,石龙的头朝下,尾朝上,龙鳞、龙爪清晰可见。这个意外的发现,让张献忠巨额财宝再露端倪。专家呼吁,尽快立项,进行抢救性发掘。

张献忠被迫撤出成都前,干了一件奇怪的事。他花费了巨大的人力,在锦江筑起高堤,在泥沙中挖三丈深的大坑,将抢来的金银财宝埋在坑中,然后重新放水,淹没了埋藏财,此举称为水藏。多年来,成都有童谣唱道:“石龙对石虎,银子万万五。有人识得破,买尽成都府!”据说指此事。

但是,在彭山江口镇,还流传着宝藏迷踪的第二个版本。顺治三年,在张献忠撤离成都时,因为旱路已被清军封阻,只好改道水路。张献忠的船队在江口时,遭到清军伏击,几乎全军覆灭,许多载满金银的木船就沉在水中。社科院专家称,江口埋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整整1000船金银财宝,至今仍沉睡江底。

据《彭山县志》载:张献忠的船队沉后不久,清朝组织过大规模的打捞,部分沉银被打捞起来充实了国库。晚清时,有个叫马昆山的知道了这个惊天秘密,当即招收各类工人,轰轰烈烈大干了起来。几天后,果真挖出一个大石虎。然而,历史却偏偏爱和人开玩笑,最后,工人们奋力挖出来的不是金银,只有三大箩筐小铜钱。

近年,江口镇的渔民在撒网时,经常捞起木头制作的东西,剖开以后,发现里面藏有银币。 《蜀难纪实》记载,张献忠出川时,银两太多,于是做了许多木头的夹槽,里面放入银币,让它漂流而下,打算在狭窄的地段,再把它们打捞上岸。2013年嘉德春国际拍卖会上,金质的“西王赏功”钱币以1500万的价格成交。据介绍,“西王赏功”是张献忠用来奖励功臣的钱币,是钱币中的孤品。

2013年,宋某在彭山区江口镇,摸到一只金老虎和永昌大元帅金印,一起打包,以1360万元的天价卖给一商人。今年10月14日,该文物全部追回,宋某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他说,打捞时没想那么多,现在很后悔。考古专家呼吁,在严惩盗掘团伙的同时,要尽快组织人力进行水下考古发掘。

彭山江口盗宝大案,被列为2016年全国文物第一案。历时近3年,警方追回的上千件文物,经4名国家文物专家鉴定,有100件属于国家珍贵文物。其中,一级文物“虎钮永昌大元帅金印”尤为引人注目。

据彭山警方提供的专家意见显示:虎钮永昌大元帅金印,印面文字为九叠篆阳文“永昌大元帅印”,印台上阴刻“永昌大元帅印,癸未年仲冬吉日造”。该金印铸造于1643年农历十一月,应是张献忠自封“永昌大元帅”时铸造。该金印是张献忠沉船文物中的核心文物,对考证沉船文物性质极为关键。

在彭山区文管所所长吴天文看来,这枚金印应该是张献忠持有无疑。“根据‘虎钮永昌大元帅金印’上所刻的信息显示,金印铸造时张献忠还没有称帝,所以刻的是永昌字样,并不是大西字样。”

吴天文说,这枚金印用九叠篆刻有“永昌大元帅印”字样。九叠篆是一种非常特别的篆书,象征着极高的身份。“当时张献忠虽然没有称帝,但根据金印材质、篆书等来看,地位已经很高,应该是张献忠本人持有。”

张献忠特大盗掘倒卖文物案主办侦查员罗阳说,金印确系在江口沉银遗址被盗挖,警方通过一年多的调查,掌握的各项证据,显示金印最终被西北某商人买走。“罗阳说,“金印第一次出手,就卖了800万,文物商人都很把细,这么大的生意,都是经过反复鉴定,肯定是张献忠的文物,才卖得到这么高的价。”

年号互用说

“张献忠和李自成,历史上就曾有过互用年号的情况。”

一位曾参与鉴定的中国钱币博物馆专家,向华西都市报记者表示,2015年6月,他和另外3名国内文物专家,开始着手鉴定彭山所缴获的千余件文物。由于涉案文物十分珍贵、数量较大,历经五次鉴定,才完成最终鉴定工作。

“这其中的100件珍贵文物,都是经过专家反复鉴定,才确定下来。特别是其中的8件一级文物,更是慎之又慎,鉴定结论要经得起历史检验。”该专家说,“彭山江口出土的文物,数量大,珍稀度高,在全国都实属罕见,可以说,相当于第二个三星堆。”

这名专家说,在给虎钮永昌大元帅金印下结论时,还专门查阅《明末农民战争史》等相关史料和著作。该专家说,从历史文献资料来看,确实没有查到张献忠与“永昌”、“大元帅”之间,有联系的记载。但根据盗掘实物及其伴生关系,推断其为张献忠所有,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张献忠和李自成同为农民起义军领袖,两人分分合合,历史上就曾有过互用年号的情况。比如张献忠曾铸‘大顺通宝’,而‘大顺’,恰恰就是李自成政权称号。所以,张献忠用李自成的年号自封,也是可能的。”该专家说,“我们用荧光检测仪器进行无损鉴定显示,金印符合那个时期(1643年)金银铸造成分。加上其他文物反映出的伴生关系,因此我们判断,这是张献忠在称帝之前所铸造持有。”

“虽然明史上没有这些内容,但实物可以还原部分历史。从这个意义上来讲,这枚金印的研究,还可以填补明史空白。”该专家说,“也希望彭山方面能够组织有关专家,对张献忠有关文物加以研究,以还原更多历史信息。”

对此,袁庭栋也认为,在进一步研究之前,不好下定论。“我本人非常同意,对江口沉银进行抢救性发掘。张献忠对四川而言,有着特别的意义,他到底是好人还是坏蛋,光靠史料还不够。”袁庭栋说,看清历史人物,关键在于文献和出土实物,彭山江口出土的每个实物,都是研究张献忠和四川历史的珍贵文物,值得大加研究。

成都举升登高车出租

合肥专利申请

手工活承包